父債子還!兒時父母問「離婚好不好」回答讓歐漢聲後悔終生 父欠百萬下跪「再幫我一次」半輩子為還錢而活

十三先生 2020/05/01 檢舉 我要評論

一向在鏡頭前活潑開朗、為大家帶來歡笑的藝人歐弟歐漢聲,過去卻有著數不盡的心酸。

將時間退回到上世紀80年代。那時歐弟年紀很小,爸媽還是公務員。

本來是小康家庭,為了過上更好的日子,爸爸提前辦了退休,拿到很大一筆退休金。

一個所謂的「義弟」,慫恿歐弟爸爸投資石油和高爾夫,先後往砸了很多錢。後來「義弟」捲款潛逃,公司倒閉,房子也沒了,還欠下百萬債務。

在各式各樣的壓力及問題下,歐弟媽媽選擇與歐弟的爸爸離婚。

離開前媽媽問小歐弟:「爸爸媽媽離婚好不好?」

歐弟「什麼是離婚?」

父母:「就是你會再多一個爸爸,多一個媽媽。」

「那紅包也會再多一份囉?」小小年紀的歐弟,當時只想到這個:「好啊好啊……」

歐弟後來哽咽著說,這個「好啊」讓他後悔了一輩子。

從此,他跟了爸爸。為了幫爸爸還債,他從小打工賺錢,什麼都做過,搬磚頭、抹水泥、貼瓷磚、收廚餘、KTV的服務生……

當服務生時,他發現,當明星收入會好一點,能更快還錢。這樣,他每月賺的錢,直接匯到爸爸帳戶,連續10年。那10年,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賺了多少錢,但是,爸爸的債還是沒還完。

當明星的路一點都不容易。有一次,歐弟哭著說,「爸爸我好累,那個要一直跳舞好辛苦啊!你的債到底還完了沒啊?我還要賺多少錢,媽媽才會回來?」

爸爸說,「再等一下,再等一下。」其實,歐弟不知道的是,10多年前的幾百多萬,後來利滾利,已經漲到了近千萬。後來,歐弟去服兵役,沒人替爸爸還債了。

有一天,鼻青臉腫的爸爸來找歐弟,哭著跪下說:「再幫爸爸最後一次……」,爸爸拿出3張紙,每張欠款大概幾百萬,要歐弟簽名的意思是,只要歐弟簽了,這筆欠款以後就只找歐弟,債主就不會找爸爸了,所謂的「父債子還」。

歐弟當時什麼都沒想就簽了,他覺得:「如果我不救爸爸,他可能完了」。再後來,歐弟就再也沒見過爸爸,直到現在。

多年後,歐弟收到消息:「那筆錢還完了」。那一刻,說不上是輕鬆,歐弟只是突然不知道,接下來要幹嘛?從國中開始到現在,還了半輩子的錢,「那我不用替別人賺錢了,我要幹嘛?」

那時候,歐弟還在跟著吳宗憲做節目。

他跟憲哥說,「我不想幹了,我還完錢了,我現在是自由人了,我很輕鬆……」

「那你不用為自己賺錢嗎?」吳宗憲問。

「我沒有那麼多物質慾望,我什麼樣的苦日子都過過,也都能過,我只想住海邊衝浪就好了。」

「你不能這樣,你這樣太可惜了,你要為自己找一個理想,一個目標。」吳宗憲說。

「你恨過你爸爸嗎?」主持人李靜曾經問歐弟。

「其實,都沒恨過,不知道怎麼恨,沒想過這件事,沒想過……」被最親的人傷害了半輩子,直到現在,歐弟都很難從心底真正開心,他說:「那是我的宿命」。

但是,站在《天天向上》的舞臺做主持人,他也會開心,那是真正的開心,他說,「開心的觀眾讓我很開心。」

每一個引得觀眾發笑的人物,其實,都有一個悲情的內心。

歐弟的幽默,是那種不咄咄逼人、不傷人的幽默,必要時,他還會自我調侃、自嘲,這源於他有很強的同情心。同情心的背後,是一路辛酸的經歷。

當初,在《天天向上》,歐弟的幽默,幾乎撐起節目大半個效果,很多次,天天兄弟說錯話,最後也是歐弟打圓場。

這跟賈玲有點像,她的成名之路也很艱難,但是因為愛舞臺,她一次次堅持下來,她說:「一旦面對鏡頭,我就覺得,自己無時無刻都應該是開心的」。

林語堂說:「最上乘的幽默,自然是表示『心靈的光輝和智慧的豐富』。」

無論是歐弟,還是賈玲、黃渤,什麼所謂的幽默、高情商,無非是經歷過太多生活的惡意,積攢了太多的疼痛,而他們選擇,把疼痛轉化為善良,用幽默愉悅別人,同時也保護了自己。

歐弟膽子很小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