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「江湖及時雨」的隱秘大佬:駱應銓》第1章

引子:

他是14K「最強紅棍」陳惠敏的頂頭上司,也是竹聯幫「白狼」張安樂的鐵磁兄弟,還出手為向華勝擺平過江湖麻煩,生性仗義輕財,好酒好客,人脈交通黑白兩道,關系串聯四大社團,善于搞定猛人沖突,專治各種黑白死結,

他便是,人稱「江湖及時雨」的隱秘大佬--駱應銓。

一、

2016年初的九龍紅磡,春寒料峭,世界殯儀館內花牌錦簇,過來吊唁的人群絡繹不絕,除了西裝革履的政商精英,更有威嚴側漏的江湖猛人,有好事者上來打聽,原來是人稱「江湖及時雨」的駱應銓走了,各路朋友紛紛前來送行。

禮堂前赫然可見水房前坐館「子鳳」、勝和猛人「四眼柱」、「賭船盟主」刀文龍奉上的花牌,竹聯幫大佬「白狼」張安樂親自現身鞠躬,勝和前坐館「薯仔」則帶著大把手下打點現場,

兩鬢微霜的陳惠敏由兩名彪悍門生陪著,與駱應銓哥哥駱應淦寒暄致意后步出禮堂,離開前陳惠敏靠著車窗點了只煙,往事于裊裊煙氣中歷歷浮現,恍如昨日……

當年,陳惠敏在荃灣和元朗的監獄做阿SIR,駱應銓是陳惠敏的頂頭上司。

60年代的香港,吵吵鬧鬧,魚龍混雜。屋村長大的陳惠敏,12歲便做起了古惑仔,后來考進懲戒署做獄警,身上江湖氣依然很濃,在鐵窗里邊與大佬猛人們打得火熱。身為執法人員,卻與江湖敗類沆瀣一氣,看不過去的同事就將陳惠敏舉報到駱應銓那里。

駱應淦

與草根起家的陳惠敏不同,駱應銓出自名門世家,族中兄弟盡是精英人物,哥哥駱應淦是著名大狀師、人稱香江刑辯「四大天王」

,另一位兄長駱應鈞是TVB名角、經常上電視的資深演員,姐姐駱友梅是知名媒體人、香港《信報》創辦人,家族優勢撐起廣泛的政商人脈,可不怕惹到什麼人。

陳惠敏原本想著這回栽了,幸好碰到的是駱應銓。原來駱應銓為人通達,并不是死守規則、「除惡務盡」的本本教官,下班好喝兩口,喜歡交游,黑白朋友都挺多,并不忌諱給江湖人「網開一面」。某天,駱應銓把陳惠敏喊到訓導室。

沒有劈頭蓋臉一頓痛罵,或者禁閉罰款的懲戒措施。駱應銓平和一笑,「你的事我知道了,下班一起坐會兒。」陳惠敏帶駱應銓來到尖沙咀某大排檔,抬頭紅燈綠酒,周圍人員混雜,陳惠敏脫下外套赤膊上身,背畫騰龍,胸前雙鷹,左右雙臂白虎青龍,不時有小弟上來敬酒。

駱應銓云淡風輕,處之怡然,與陳惠敏劃拳行令,如老友一般熟練自然。酒過三巡,陳惠敏醺醺欲醉,駱應銓認真地說,「既然喜歡江湖,不如追隨心之所向,都是生意飯碗,沒有好壞貴賤之分。騎墻不好,這次當我不知道,沒有下次,往后怎麼走,早做打算。」

陳惠敏又倒了滿杯,一飲而盡,「大恩不言謝,盡在不言中。」

「哈哈……」駱應銓朗然長笑,「日子長著呢,以后有問題,盡可找我。」

陳惠敏在做了兩年八個月阿SIR之后重回街頭,以「最后的雙花紅棍」之名,在江湖上留下濃墨重彩的斑斕一頁。陳惠敏早年習練「譚家三展拳」,后轉學西洋拳擊,拿下多個賽事冠軍,還曾35秒KO日本高手,功夫了得,在江湖上也是如魚得水,潮州菜館保護大佬「肥仔坤」

、赤手肉搏十數蒙面刀手一戰成名,帶著小弟叱咤尖沙咀、將金巴利道改名「陳惠敏街」聲震港九,日后惡斗「新義安總教頭」蘇龍、引發連番江湖激斗,幫手解圍劉嘉玲事件、江湖故事不勝枚舉……然而80年代發生的一件事,陳惠敏搞不定了。

彼時陳惠敏與日本山口組過從甚密,山口組內部分裂、陷入曠日持久的「山一斗爭」,山口組朋友托陳惠敏采購軍火,陳惠敏便通過美國的十四K關系,買下一批火器,不過最后事情敗露,相關人員一一被捕,米國方面通過香港阿SIR倒查找到陳惠敏,一日阿SIR上門盤查,陳惠敏還對阿SIR動起了手,事后阿SIR高層震怒,聲稱要嚴辦陳惠敏。

冷靜下來的陳惠敏才發覺,單靠江湖關系很難搞定這事兒,無奈之下,陳惠敏想到了駱應銓。

兩人約到一家酒館,邊喝邊談,駱應銓用手指彈著桌子,「你怎麼不早說嘛,進去就來不及啦!」駱應銓當即跟哥哥駱應淦打電話,幫陳惠敏聯系上這位號稱香港刑辯「四大天王」之一的大律師,干脆利落地幫陳惠敏脫險,日后鬧得沸沸揚揚的陳惠敏醉駕事件,也是由駱應淦出面解決。

多虧了駱應銓這層關系,幾次三番幫陳惠敏脫困,「江湖及時雨」名不虛傳。

二、

除了陳惠敏之外,駱應銓還幫過很多人,遍及黑白兩道。

人在江湖,浮萍歸海,誰能不遇到一點兒麻煩?問題來時,駱應銓可以說是最好的「解鈴人」。早年的警界經歷,以及家族人脈,為他預設了一張連通白道夜路的關系網。

駱應銓為人海派豪爽,常常急人所難,心中無芥蒂,好酒不誤事兒,交了不少各路朋友。
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